两茶

别关注/不产粮/没结果

小声逼逼👉

今天看了篇评论。

怎么说呢,虽说我的冲动情绪非常反感这种指点江山的调调,甚至还想……算了后边这句就不说了

当然它并非全无道理,而且视野算是宏观,反正像我这种只能聚焦在具体事件上的认知水准是比不上的

歪一句,从交流的角度上来讲,陌生+疏离感其实还是蛮容易造成反效果的(求生欲使我注明,这话不是我说的,我只是化用了一下下)

扯回来,其实我主要是想说,在文艺创作中感情和技巧到底哪个更重要呢?

这是个扯皮能扯一火车皮的问题,但是我选择感情。

不举例,不多说

就是小声逼逼一句,我不喜欢你

写给怀封《[往年雨夜]庄严骨》


沈教授与赵先生共同走过一段旅途,然后分开,奔赴各自前程。多年后再相见,谁都不复旧时的模样。

@怀封 《[往年雨夜]庄严骨》
叨逼叨一小下,为您比心

任何主观事物的背后都是个人情感的映射,换一种浪漫点的说法,就像是我们总渴望在别人的身上拥抱自己。

沈教授有他的痴妄,爱而不得后只渴求沉默地付出,然而相爱也好,单恋也罢,沈教授满腔热烈的爱意从始至终都是他一人的自我满足。看客代入其中满心悲痛,然而对于故事里的赵先生来说,恐怕就只剩下满心烦躁与不安了。

如果一段婚姻里,爱从存在起就是错的,那百般退让也不过是心思枉费。毕竟,世界上能有几块爱情小甜饼呢?多的是尘满面,鬓如霜。

磋磨在故事开头就写定了,病痛也只不过是意外砸在结局上的铅,缺了它,离别还是会从缥缈的云端滑下来,落进怀抱里,用清醒洗净迷恋。从此孤单成为生命中的家常便饭,沈教授成为了一个更好的人。

至于赵先生,他似乎更自然地将自己的价值标准套用到了一切事物上,冷漠或许并非本意,却已经浸在骨血里,成为生命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心肝脾肺卖不了几斤,真情实感是要遭报应的。

我一开始其实蛮纠结赵先生这个人,后来看到作者在评论区的回复,才觉得对赵先生了解了几分。

赵先生此人,对世冷漠,对己严苛,左脑右脑合起来是颗事业脑,平生造过最重的孽大概就是结了这个婚,不过很快就孽力回馈,血呼啦的口子还没结痂,迎面就泼来了一堆琐碎的柴米油盐酱醋茶。

尽管他后来也没再喝过茶。

沈赵二位的这段婚姻,太冷也太苦,冷过雪天行路,苦过雪天行路还找不到一间点灯的驿站。我有我的痴妄,你有你的冷漠,驴唇不对马嘴,于是到最后我怨你烦,不说再见,再也别见。可等时间过去,回头看的时候,看见赵先生为沈教授重塑一身傲气风骨,看见沈教授教会赵先生爱与生活,竟然也能从往事里咂摸出一点甜。

寒暑几去,沈教授放下执念,赵先生走入俗世,孑然砥行,却也都是很好的自己了。于是再见时,红尘浩渺,苍松滴翠,往事如烟,心底无私。

沈教授和赵先生都踏上了眼前的道路,那将是段长长的旅途,终点在哪里,谁也不知道。

可无论故事走向何方,我所看得到的现在,很好的沈教授和很好的赵先生,已经是很好很好的结局了。

人生如逆旅,我亦是行人

许愿,考试过了就写万字长篇回馈社会